专业律师

林长宇律师,执业证号:13101201010601957。中华律师协会会员,现为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律师。执业以来一直致力于建筑工程法、房地产法、经济法等民商法领域的研究及实践,擅长:建筑工程纠纷、房产纠纷、经济纠纷、公司法律顾问。是典型的学者型律师。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林长宇
  • 手机:13761395638
  • Q Q:690548296
  • 邮箱:690548296@qq.com
  • 律所: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上海市裕通路100号(恒丰路500号)宝矿洲际商务中心16楼
工程质量 首页 > 工程质量

北京市卫计委主任:票贩子已入刑 建议将号贩子入刑

昨天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表示,今年年底将实现非急诊全面预约,改善病患就医感受。同时,对于近期备受关注的“号贩子”,医卫部门将通过调整内部医疗卫生服务流程,来挤压号贩子的生存空间。此外,方来英建议将号贩子入刑。  谈号贩子乱象  调整流程挤压号贩子生存空间  方来英本次的提案之一就是关于近期备受关注的“号贩子”。方来英建议,目前,我国刑法已经将票贩子入刑,但号贩子尚未入刑,“而号贩子是在拿病人救命的事做交易,更恶劣,更应予以严惩”。  号贩子在一些医院周围,通过多种手段,获得专家医生诊疗的权利,并加价转让牟利。在这种交易之中,扰乱了医疗秩序,危害了公民的健康权和生命权,冲击了社会的公序良俗。  “任何资源紧缺都有贩子存在,但医院周边号贩子的存在,破坏了基本民生领域,打乱了事关生命、公平公正获得国家保障的机会。”方来英说,医卫管理相关部门将通过调整内部医疗卫生服务流程,来挤压号贩子的生存空间。  方来英认为,这种活动,实质上是一种非法交易。号贩子倒卖的是就诊者和诊治者之间的合约,这种合约,是通过支付一定货币获取的。因此,合约的标志——挂号单,本质上就具有了有价票证的特点。  在号贩子的倒卖活动中,有加价,有货币往来和合约权利的转让交换,而且,不是个体的一次性的交易,而是长期的、有目的的交易活动,这是一种非法的经营活动。同时,逃避了税收监管。  方来英建议,在刑法修订之前,由最高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司法解释,维护公民公平公正地获得国家提供的基本医疗保障的权利。  谈全面二孩  年中将出台解决儿医紧缺方案 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到来,北京同样面临着儿医紧缺的问题。方来英介绍,医疗资源是社会紧缺资源,而儿科作为其中的矛盾更加突出,这是长期以来由儿科医疗服务价格问题、医生收入问题引发的。“儿科医学要求高收入低,医生给小孩看病比大人还有技术难度,因此,儿医紧缺,这在全面二孩放开之前就存在的,放开后这方面会更严峻。”  卫计委此前表态,2020年力争儿科医师要达到14万人以上。据方来英透露,为解决这个问题,市政府各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关于解决儿科医生紧缺的工作方案,涉及基层建设、儿医待遇、技术发展前景、教育体系培养儿医、儿医职称,等等。这是一个综合施策,都要有具体政策,光靠喊口号是解决不了儿医紧缺问题的,目前各部委都在研究,应该在今年年中出台具体方案。  北京人口计生条例修改正在征求意见,方来英表示,他们在就一些意见进行调整,汲取各方意见,内容涉及如何让产妇获得更好的休息条件、照顾新生儿的成长、母乳喂养条件等,条例将很快对外发布。  方来英坦言,全面二孩给北京带来的挑战是产科,要准备突破30万生育能力接诊是个很困难的问题,北京卫计委的预案,将加大内部管理、病房运行等方式,保障高危产妇得到适宜的生产环境。  此外,关于破解居民“看病难”问题,北京通过解决资源分配,在医改中做了一些事情。今年年底北京将实现非急诊全面预约,改善患者日常就医感受。同时,实现院内层级转诊,减轻看病难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信扫一扫Close
the qr code